首页
>要闻动态>专题专栏>向邹倩同志学习


她坚守24年,值得一句“她人很不错,比自己的娘老子都好”

信息来源:长江云 作者:邱亭 武洁 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4:45


黄冈英山县孔家坊乡福利院

“她人很不错,比自己的娘老子都好。”一口英山方言,73岁的老爹爹抬头望着眼前41岁的女人说了一句。

73岁的陈志文是黄冈市英山县孔家坊乡福利院的一位“五保”老人,心脏病、高血压、肺气肿……多年来,疾病一直缠绕着他,仅去年老人就住了6次院,今年身体好转后去得少了些,因为行动不便,“一住院就得把这丫头累坏”。

这个41岁的“丫头”,就是孔家坊乡福利院的院长邹倩。她是土生土长的孔家坊乡人,1995年初,17岁的她放弃上海打工的好待遇,进入家乡福利院工作,1999年担任院长至今,今年已是在这的第24个年头。

福利院的老人坐在食堂乘凉、看电视

“虽然是院长,但她平常的工作其实和我们一样。”53岁的韩春、51岁的聂元静,是福利院的另两名员工。院里现在共有30名老人,他们大都无儿无女、生活难以自理,“给我们理发洗澡,喂水喂饭,端屎端尿……”如此反复,24年来福利院照料了200多位孤残老人。今年2月,院里新招进两名临时工,工作人员增至5人,“大家的负担也算稍微减轻了点”。

邹倩正在食堂给老人们做晚饭

邹倩正在喂老人吃西瓜走进她们的值班室,柜子里堆着几摞发旧的《院务日志》,翻到其中一页,上面写着“我的妈呀!我的爹呀!”,这是韩春在一天值班日志中写上的一句话。

韩春已经来福利院9年了,现在每月能拿3300元工资,“给老人洗澡、换尿不湿是最让我头疼的,太麻烦了,有次我婆婆生病但我值班脱不了身,还是邹倩帮忙去照顾的婆婆,虽然累吧,但是大家也尽量互相帮衬着”。

孔家坊乡福利院的《院务日志》

在《院务日志》边上的柜子里,放着一些老人们的日常药品,痔疮膏、开塞露、风寒咳嗽药、止疼膏……这些药品也能为工作人员提供些辅助,碰到身体情况特殊的老人就要做特殊处理。

福利院里储备的一些老人们的日常用品

记者跟着邹倩查房的时候,一位躺着的婆婆床前湿漉漉的。78岁的徐月明已经瘫痪在床5年了,之前一直在家休养,今年来了福利院后就靠邹倩和其他工作人员照料着,她曾做过一次腰间盘手术,但失败了,此后腰部以下基本就动不了,大小便也没有知觉,小便经常弄得床上都是,而大便也需要手动进行,所以每天下午工作人员都会帮她换床单,给她做一次全身清理。

王柏清正在照顾室友徐月明

“徐月明体重200斤,做清理时翻动她的身体就得费一番功夫,还好她的室友每次都能帮上忙。”邹倩望着坐在徐月明床边的老人说。为了避免老人们独处一室感到孤独,福利院一般两位老人安排一间房,尽量是一位身体好点的搭配一位身体差一点的,这样彼此之间也能有个照应。

邹倩一边拍着徐月明室友的肩膀,一边竖起大拇指,继续补充道:“他什么都管,有时候比我管得还厉害咧。”

这个热心肠的室友叫王柏清,今年76岁的他2005年就来了福利院,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罗田流浪,最后侄子看不下去把他接到家中住了一个月,接着又送到了这里。半年后,侄子再过来看望他,王柏清却倔强地不理侄子了,后来侄子也就来得少了。给老人送饭、劈材、拖地、提水……王柏清把福利院当成了新家,一点也不见外。

邹倩(左)认为王柏清(右)是大家的好帮手

但福利院老人配合邹倩和同事的工作不是常态,很多棘手的问题随时可能发生。

“给我哥哥打个电话好不好,要他早点回来,我想他了。”正在食堂乘凉的郑伦文抬起头对邹倩说。70多岁的郑伦文和哥哥都患有精神病,哥哥更为严重,正在黄冈精神病院住院。

郑伦文有个怪癖,经常把其他老人的饭碗偷偷藏起来,有次老人们的饭碗不见了,邹倩在他房间里寻找,没想到郑伦文猛地一手卡住邹倩的脖子,一手扯着她的头发,边打边骂。闻声而来的其他老人,见到地上掉落的几缕头发和邹倩被抓伤的脖子,纷纷都要找郑伦文拼命,有些老人身体太弱,只能像小孩子一样抱着邹倩哭个不停。而对于打邹倩的事,郑伦文则哈哈大笑:“我不记得了!”

郑伦文老人正在接受记者采访

24年来,面对一次次突如其来的无端谩骂殴打,邹倩从不跟他们计较,不管老人们对她做过什么,她都真心相待,“他们能在福利院过得幸福就是最让我高兴的事”。

邹倩把“忍”字挂在值班室,时刻提醒自己照顾老人要耐心

“昨天上午我和同伴给您洗了最后一次澡,最后一次给您换尿布湿,最后一次用轮椅推您晒太阳,最后一次给您晒被子。虽说您一生无儿无女,您是不幸的,但您又是幸运的。”2018年11月份,邹倩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这样的感叹。一个晚上,在福利院住了15年的陆凤兰走了。陆凤兰的老公存在智力障碍,老公去世后,患有精神病的她只能靠邻里救济。刚到福利院的陆凤兰“辫子已经结成了巴巴,拒绝洗澡、换衣、剪头发,对着大家又踢又骂,吃完的饭碗还会拿到便桶去洗”,面对这样的情况,邹倩还是带着大家一起耐心地照顾了她15年。

之所以邹倩说陆凤兰“又是幸运的”,原来福利院有位外号叫“王哑巴”的老人也照顾了陆凤兰14年,“每天帮她收拾,给她端饭,等她吃完饭自己才去吃”。陆凤兰刚去世那会,“王哑巴”无处诉说自己的悲伤,每次见到邹倩都会痛哭,整整一个多月,“谁说五保的世界没有真爱,他们的身体可能是残缺的,但是心理不是残缺的”。

邹倩唯一一张和爷爷、奶奶、母亲、父亲的全家福

“假如您没有去天国,该多么的幸福……好想念您,想念在您怀里撒娇的感觉。”邹倩把笑容留给了福利院的老人,而在她朋友圈,在她心里,她也是一个期待被爱的人。1岁时,母亲离开了她,是爷爷奶奶历经千辛万苦将她养大,可等她有能力想尽孝时,二老却已离开人世。或许是因为这份遗憾,24年来,她把对祖父母的恩情报答给了这些孤残老人。

郑伦文和记者挥手道别

临走时,记者和郑伦文在福利院门口又碰上了,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,记者向他挥手道别时,他也连忙举起左手挥动着,和眼前这位“不速之客”道别。“跟老人在一起感到很简单快乐,他们很真诚”,邹倩的这些话,应该是她坚持这么多年的又一个原因。

英山的天空压着厚厚的一层乌云,记者们走的时候却不感到压抑,小小的福利院里有大大的太阳。

来源 | 长江云

记者 | 邱亭 武洁(实习)
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